揚州一男子10年前在安徽滁州給朋友匯款1500元,“匯完”後回到揚州,在安徽辦理的手機卡也不用了。他沒有想到,其實這筆錢並沒有匯出,而因為他的“安徽手機”不用了,銀行方也一直沒有聯繫到他。但銀行一位員工始終沒有忘記此事,通過自己的“朋友關係”,查詢到當年揚州匯款男子留下的身份證號所對應登記的派出所,經揚州警方介入調查聯繫,終於“鎖定”了10年前的“匯款男”,這名男子收到壓根已經忘記的1500元,感慨之餘,還消除了留在心中長達10年之久的疙瘩,解開了10年的“心結”。      
  通訊員 趙宗玉      揚子晚報記者 陳詠  
  銀行員工很較真

  十年來,一直忘不了一筆沒成功的匯款
  上周的一個下午,揚州市油田公安分局邵伯油田派出所接到一個求助電話,電話是安徽滁州明光市一家銀行的蔣先生打來的。蔣先生是中國銀行明光支行管理部的一位負責人,他坦誠地向接電話的邵伯油田派出所副所長付保國稱,十年前,一位姓唐的男子在他們銀行給別人匯了一筆1500元的款項,匯完之後唐先生就離開了。可是幾天之後,該款項不知何因又被退了回來。負責這件事的員工本想立即告知唐先生,無奈唐先生匯錢時所留的明光當地的手機號碼怎麼也聯繫不上。該員工每隔一段時間就聯繫一次,但一直沒有聯繫上唐先生。再看所留的地址,找上門去,也查無此人。因為這筆款項數目不大,且確實無法聯繫上匯款人,加之隨著時間流逝,銀行方面人員變動,這筆沒能匯出去的錢一直被保存在銀行。
  前段時間,蔣先生整理賬目,發現這筆錢仍未找到“主人”,雖然數額不大,但職業習慣促使他下決心,一定要找到主人,就這筆錢給一個交代。電話聯繫不上,蔣先生查到了當年唐先生留下的身份證號。心思縝密的蔣先生請自己的公安朋友幫忙,看能否通過身份證號找到戶籍所屬的派出所,再請派出所查找唐先生。明光警方查詢發現,該身份證號段屬於揚州市油田公安分局邵伯油田派出所,這才有了這個打給付保國副所長的長途電話。
  匯款男子很謹慎

  開始以為是“騙子”,多方試探才拿回退款
  昨天付保國接受揚子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,自己當時接到這個電話時,出於職業敏感自己很警惕:騙子的電話詐騙手段層出不窮,自己會不會遇到騙子?他一邊認真聽取對方的述說,一邊不斷地詢問細節和核實,對方口氣誠懇實在,所講述的事情關聯度和邏輯性都很強,付保國初步斷定這個電話是可信的。為了進一步確認其真實性,他先是通過114查詢到銀行方面的電話“反打求真”,接著通過對方提供的身份證號碼查找到了唐先生。唐先生在邵伯油田工作,今年已經60歲,退休後被單位返聘,仍在油田上班。付保國詢問他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工作過,有無給別人匯過款,在哪家銀行匯的,對方所答和銀行方所陳述的完全一致。
  原來,十年前,唐先生出差到滁州明光經營業務,在明光獃了將近一年時間,辦理了當地的手機號。快離開明光時,一個也在油田工作的老朋友老張因為急用,向他借1500元錢,老唐滿口答應,併到中國銀行明光支行匯款。本想匯完就結束了,次日便回到了揚州市,自己在當地辦理的手機卡也隨之棄之不用了,這才導致銀行無法聯繫到他本人。
  錢是“對”上了,會不會被騙子利用?自己貿然將銀行卡號報給對方,上面的錢遭到損失怎麼辦?見唐先生有顧慮,付保國“教”他,不妨花10元錢辦張新銀行卡,即使遇到騙子也不會有損失,如果對方真將錢匯過來了,肯定不是騙子。結果,警方和明光中行取得聯繫後,27日,唐先生的新卡裡被打過來1500元。面對“久違”的1500元錢,唐先生非常感慨,昨天還給邵伯油田派出所送來了寫有“警民一家人”字樣的錦旗。
  故事背後的故事

  10年前錢沒匯成 差點讓老友反目
  昨天記者採訪獲悉,唐先生收到了錢,安徽銀行方面了卻了心事,還不止這些,這筆小數額的錢款還解開了兩個好朋友的“心結”哩。
  原來,唐先生匯款後回到江都邵伯,不止一次見過朋友老張。令他詫異的是,老張隻字不提匯款一事,好像這件事沒有發生過似的。唐先生是個要面子的人,見對方不提,自己也不好意思說,如果說了,好像自己“催債”似的。畢竟,錢並不多。老唐心裡裝了事,心裡不痛快。這以後,原本這對好朋友逐漸有了隔閡,兩人變得“疙疙瘩瘩”的,見面聚會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。
  警方介紹,唐先生收到10年前的1500元錢後非常高興,他說一定第一時間告訴自己的好朋友老張,“人家根本就沒有收到錢,肯定以為是自己沒有匯,不夠意思,我還以為他借了錢不想還了,真是錯怪他了!”唐先生說,自己要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他,“事情說開了,他也會很舒暢的,大家心裡都敞亮了,多好!”
創作者介紹

傢俱館

cd01cdem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